9月

世界转身就变,我无法置身其外,让我坦然面对的,是内心的不变。

窗外在下雪,房间里打着空调,我留了一道窗缝。除了空调的声音,偶尔楼下也传来一些人的说话声,和雨雪滴落在窗户外延的遮挡板的声音。没有灯光,坐在电脑面前,在黑夜里,屏幕的光线有些刺眼。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空间这一时间里,所有的恐惧都消失了。最近迷糊了很长一段时间,几乎很少清醒。但忽然间,似乎迷雾又散去了。过去,恐惧藏在每一个角落里,焦虑藏在工作的每一个细节里。我尤记得那句话:幸福是什么?幸福不是为了被人看见,被人羡慕,也不是要赢过别人,幸福只跟你内心感受有关,只要你终于了解自己,终于成为自己,而且不再害怕、没有怨恨,那就是幸福。当你过分在乎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往往会失去它,只有当有一天,在周围人异...

时隔多年,默契重现。事实上我一度以为我们再无默契,不过是还能在对方的苦难中共患难的好友。多年下来,有很多次断了联系,但是这种不牵扯物质、金钱以及其他任何牵绊拉扯的患难友谊,确实如你所说会令人上瘾。我很庆幸,我们的话题不是八卦,也不是物质,或某种吹嘘。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的心智模式仍算在一个水平上。当然我期待更好的自己,并不会因为谁而停留在一个地方。但这些令我更明白,真正的友谊应该是良师益友。

很多事,过去了

我试过很多办法

封尘它们

掩盖它们

美化它们

欺骗自己

安慰自己

否认自己

为了这些作了解释

为了这些又编造了一些故事

为了这些又圆了一些谎


有一天,我忽然承认了它们存在过

因为我在这里

过去已成过去

未来还不是未来

那么现下是我

是拿起过过去的我

是放下了过去的我

是活在这一秒的我

是行将过去一秒的我

是踏入新一秒的我


听y微信告诉我她刚看完电影回来

我在屏幕这一头

看到一些故事开始结束,结束了又开始

或许生活就是如此

你以为轰轰烈烈

过得却平平凡凡

但总会有喜怒哀乐来让你的生活变得不那么平淡。

2017年10月16日   周一  雨

17:04  我坐在电脑面前,刚刚改完图,母亲就在我身后的沙发椅上睡着。在这租的二十多平方的空间里,安静地只听得到我码字的声音,和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还穿着夏天的人字拖,秋天的寒意已经浸透了双脚。距离2012年已经过去很久,而2014那一年似乎也离现在很远,有很多事情我不想记得,但往往一些想忘记的事,会在这样寂静的裹挟着寒冷的时刻卷土重来,令你猝不及防。我承认岁月给了我一些稳重,当然上对于过去天真烂漫的我来说,但我仍然很焦虑,在处理一些关系上,总是力不从心,习惯用一种过于生硬的方式去应付,来保...

做了个噩梦,醒来就听到微信来信息。珍是个强迫症很严重的人,昨晚给她设计的课表少了个字,她一早上用手机软件拼了很久,发给我看。有时候我甚至无比羡慕她的这种在乎所有细节,坚持所有细节的人。尽管我在做设计的时候也常常会因为一点不满意改了又改。在深夜里,总能令我思路清晰,甚至还会有源源不断的灵感。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过度透支了这种黑夜里的灵感,因为明显感觉到身体开始隐约给你一些信号。我是显而易见的夜猫子,爱黑夜胜过一天任何其他的时候,可能这时候是每一天回归自我的时候—

我讨厌来医院,我当然知道,没有谁会乐意来医院这种地方,任何时候都人头攒动,一个个奔走的灵魂都很清楚地告诉你他或她的身体在某一个部位有着某种疾病。他们为此在往来于医院的各个窗口,要面对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还要老老实实地告诉他你某种秘密,就好像赤身裸体地站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又好像小学生犯了某种错误而不得不站在老师面前受罚,还要面对各种奇奇怪怪的研究你的仪器。

拍完片等候出片的时间里,我用看书来打发时间,医院总是会有很多等待的时间,这种时间通常很漫长且无趣,好在我有先见之明。《岛上书店》我喜欢这一本书,这跟我看第一遍完全不一样,我决定要重读的原因也是我发觉了里面有我过去没有看到的东西,我打算对我过去...

4

这些年,时间走得特别快,很多记忆越来越模糊,而近在眼前的日子也像被设了快进一样,所有故事变得越来越短。有一天忽然回头看到我所在的80后时光里,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动作都变得极其缓慢,像卡帧的视频。终于明白,我一直所追逐的自由和所逃避的责任。
如你所说,我是一只飞鸟,从不愿停留。

 
1 / 2

© 9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