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世界转身就变,我无法置身其外,让我坦然面对的,是内心的不变。

我讨厌来医院,我当然知道,没有谁会乐意来医院这种地方,任何时候都人头攒动,一个个奔走的灵魂都很清楚地告诉你他或她的身体在某一个部位有着某种疾病。他们为此在往来于医院的各个窗口,要面对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还要老老实实地告诉他你某种秘密,就好像赤身裸体地站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又好像小学生犯了某种错误而不得不站在老师面前受罚,还要面对各种奇奇怪怪的研究你的仪器。

拍完片等候出片的时间里,我用看书来打发时间,医院总是会有很多等待的时间,这种时间通常很漫长且无趣,好在我有先见之明。《岛上书店》我喜欢这一本书,这跟我看第一遍完全不一样,我决定要重读的原因也是我发觉了里面有我过去没有看到的东西,我打算对我过去那么粗浅地看完这本书作一个弥补。我喜欢里面对三岁玛雅的描写,细腻且充满童真。“有时,顾客和店员都走后,她觉得世界上只有她和A.J.两个人”他描写在孩童的内心所以为的父亲是一个如此伟岸高大的形象,那么无所不能,没有人与他相比。在某种程度上唤醒了我童年对父亲的记忆,或许每个人都会在童年的记忆里对父亲有这样的情感,只是成年之后见识过更大的世界,竟会发觉自己天真地可笑。而此时,那种童年对父亲的崇拜之情竟又奇迹般地回来了,或许我该以更平和的心态对待这种情感,因为显然那时的我甚至比童年更显得愚蠢。现在的父亲,有时候看起来像个孩子,童真且固执。好一个轮回。

玛雅长水痘的那段,令我想起我小时候发高烧的时候,妈妈一直守着我的画面,这种画面随着年龄渐长,几乎从记忆中丢失了。读到这些的时候,我还在放射科的椅子上等待,那些字字句句唤醒了我脑海的记忆,只觉得那些零碎的片段令我模糊了双眼。如A.J.费克里所说,读小说需要在适合它的人生阶段去读,我们在二十岁有共鸣的东西到了四十岁不一定能产生共鸣,反之亦然。

2017年6月6日


评论
热度(4)

© 9月 | Powered by LOFTER